1. <rp id="i7uta"></rp>
      <button id="i7uta"><object id="i7uta"></object></button>
    2. <dd id="i7uta"><track id="i7uta"><video id="i7uta"></video></track></dd>

    3. <th id="i7uta"><pre id="i7uta"><rt id="i7uta"></rt></pre></th>
    4. 張德祥談筆筒中的佛儒道——兼談筆筒的工藝與審美

      賞新閱木|趙夫瀛/文2017-07-04
      閱讀:193687
      圖片_副本_副本
      素描筆筒_副本_副本

             說起來也怪,我十幾歲時學畫,只看了一眼就特別想有個木制的筆筒,老在腦海里琢磨??赡苋魏我粋€文人,甚至不經常寫文章的人都覺得木制的筆筒很美,都希望擁有一個??墒撬裁炊紱]有,就一個木筒子,干嗎大家那么喜歡,愛不釋手?憑什么又沒刻花;有些刻了花他倒不喜歡了,這為什么呢?我分析深層次的原因,這里邊有很大的學問。  
        首先,筆筒一般都是上邊大下邊小,直矗的很少,只占1%~2%。這代表著儒家入世的精神,敞開口讓你用。還有筆筒的上沿,一定要有一個指甲圓,也叫泥鰍背,我仔細觀察過這個沿,99%都是往里傾斜的,必須傾斜半毫米哪怕一毫米。配合敞開的傾斜就是儒家歡迎你使用,入世的態度。大家之所以喜歡它,就是這個感覺,這種接納的感覺。這個沿兩側的邊線上還有個特點,一定有一個很硬的棱,這個棱我想體現的是儒家的氣節:我是有原則的,這個線條在美學上是剛柔結合的,兩邊硬中間圓才是剛柔相濟的。我歡迎你使用,我接納你,但是我是有原則地服務社會。
      首頁大圖2簡素的黃花梨筆筒,追求靜穆_副本_副本
       
        其次,筆筒一定要有縮腰。一般筆筒側面看上去是直的,實際上99%一定是曲線,猛一看是直的,但其中又含有曲線,這就是中國古家具美學的一個原則,含蓄。明式家具講究含蓄,似有若無,點到即止,這就是中國文化的含蓄性。這個曲線有一個特點,凹下去一定不會大于5毫米,一般就是一兩毫米。如果拿尺子一靠,這個老筆筒有沒有曲?有曲,大約有1毫米,這個尺寸一定不能多。  
        還有一個規律性的特點,這個曲線的最凹點在什么位置呢?這個凹點一般在1/3到2/5處,或0.618(黃金分割點)處,絕對不在中間,大家可以去量。只要這個最凹點在這個位置,下面的曲線就會形成一段垂直于桌面的直線。這樣往這兒一放,你感到它很堅定,腳跟是穩的,這就是中國文人的那種氣節。我有氣節,為什么“士可殺不可辱”呀?辱我一點都不行,但我挨餓行,這是氣節。這里一定垂直于桌面,這也是儒家文化。
      內圖11_副本_副本
       
        再有,這里體現著道家思想。首先,崇尚自然,我不刻意修飾,優美的紋理,充分展現,欣賞自然。還有,底下有這個眼,首先是工藝的需要。黃花梨很珍貴,全掏成了鋸末,就不好了。在這兒進一個刀進去,然后上面再進一個刀,掏一個窩,再進一個橫刀往下一走,啪嗒,木芯就出來了,剩下的木料我還可以做一個中的,再做一小的,一塊木頭可以做三個四個筆筒。這既是工藝上的一個要求,又是道家的尊重自然,珍惜材料,惜木如金。
        同時,底部這個眼十分必要。所有的筆筒如果沒有眼,一定要裂。之所以筆筒打明中期到清中期,之后就不帶做了,一直存世量這么大,你仔細看都不帶縫兒,壞了的往往都是這個眼被堵死了。那么為什么呢?因為中國道家思想尊重自然,就像家具的抽漲縫一樣,一定不能使膠,使膠家具就不抽漲,要尊重它,你不要跟它較勁。這個也是。如果下雨了,那么木頭漲了,這個邊同步得往外漲;天晴了,它又縮了。這個地兒眼如果是死的,它漲沒地兒漲,縮沒地兒縮,一定會產生裂紋。如果破了這個,它同步地里外有個釋放應力的地方,這個眼就是中國木工充分理解木性的體現。
       3敞口、縮腰,剛柔相濟_副本_副本4斂底、活臍,順應自然_副本_副本
        再說一點,你注意看所有的底兒,一定是往上凹,99%是往上凹。為什么呢?只有它凹上去了,底的兩面會同步接觸空氣,那么濕空氣或干空氣會同步施加影響,它就不會裂了。這就是很多黃花梨筆筒經歷了近百年的動蕩生活仍然這么完好的原因之一,就是這一個洞一個凹造成的,這是道家思想尊重自然,你順應它了,它就讓你完好如初。  
        最后,還有一個佛家的禪宗思想在里頭。禪宗,其思想就是化繁為簡,以少勝多,專注一靜。很多中國古家具崇尚簡素,跟文人崇尚禪學有關。比如把滿身是龍的元代和北方明式的裝飾風格放在南方人的書齋里,就簡化成一個龍的符號擱到靠背板上,甚至有的靠背板上面掏一個圓光,底下掏一個亮腳,用幾個幾何圖形如方圓的對比來進行裝飾。這就是化繁為簡,化多為少,以抽象的幾何圖形來進行裝飾,用部件之間的幾何關系來進行對比,這都是佛家禪宗的思想,以清靜為基礎。簡素的筆筒,這種不刻一刀不加任何裝飾的處理方法,本身就是高度的化繁為簡,就是禪宗追求的清靜靜穆。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