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i7uta"></rp>
      <button id="i7uta"><object id="i7uta"></object></button>
    2. <dd id="i7uta"><track id="i7uta"><video id="i7uta"></video></track></dd>

    3. <th id="i7uta"><pre id="i7uta"><rt id="i7uta"></rt></pre></th>
    4. 周大新紅木:用“匠心精神”詮釋傳統家具文化

      人物|李巖2017-09-15
      閱讀:188579
       在祖國西南邊陲的廣西憑祥市,有一家紅木企業的產品以料美、工精、器型蘊含豐富古典文化精神著稱。許多四川、廣東、湖南、福建、江蘇、浙江的消費者紛至沓來,專門來到這座位于祖國西南的邊境小城,拜訪這家聞名遠近的紅木家具企業。對此情景,作為周大新紅木董事長的周大新早已經見怪不怪了。在憑祥,周大新紅木的名氣遠比西南地區的一些老牌紅木企業要大,問其為何?周大新說,當別人都在選擇為越南紅木產品做深加工的時候,他選擇了堅持古典工藝、堅持純手工制作的理念,日久天長,就吸引了許多消費者朋友,大家不遠千里來憑祥找他訂制家具,就一點都不稀奇了。
      mmexport1504737331759_看圖王

      周大新堅持古典工藝,堅持純手工制作,一直是憑祥紅木圈內令人耳熟能詳的談話題材。有人說周大新傻,因為明擺著可以賺取更多利潤的方法他放著不用,卻偏偏去追求家具的精工制作,而且在制作過程中不惜成本、不惜工時、不惜材料,圖的是什么?還有的人說周大新沽名釣譽,因為不把賺取利潤放在企業首位的老板,一味貪求產品的經典和精致,是不能讓人接受的。

      在工藝上,周大新對于生產的標準和要求,確實已經達到了苛刻的地步。選材,周大新的要求是,老料和大料,只有使用老料,在家具制作完成后漫長的使用過程中才不會發生翹曲、變形現象,而大料,制作出來的紅木家具花紋優美、瑰麗,讓人久看不厭,還能產生依戀情愫,也歷來是消費者精神享受層面最重要的因素。一次,在選料過程中,一個工人將一根帶有癤疤的交趾黃檀料作為一件平頭案的腿子使用,周大新發現后立即叫停,并嚴肅地批評了對方。那個工人很委屈,說這樣的料甭管在全國哪家企業做腿子使用,都是正常的,符合國家標準,為什么到了我們這里就不能用了?周大新如是回答:我們的標準就是要做到高于其他企業,更要高于國家標準,如果我們不想平庸,就要選最好的料做最好的家具。

      雕刻,一直以來是紅木家具企業最為關注的重要工藝。許多企業喜歡繁復的雕工,或為追求奇技淫巧。其實,這一點內行人都很明白,雕工繁復,往往能夠掩蓋用料的低端和局促。行業內向來有那種料不好用雕工的習慣。周大新堅決抵制這種行為。周大新要求,不僅料要好,雕工更要好。中國南方在制作紅木家具時,往往以花鳥紋飾為多。比如蘭花、樹木、喜鵲等紋飾,周大新則要求雕刻不一定要以繁復為主,但是形象一定要靈動,具有現實中紋飾的藝術感染力,否則,即便雕工再繁復也沒有價值,更不能體現出古典家具的文化內涵。為此,周大新經常去寫生,將花草的各種狀態盡收眼底,留下畫稿,作為創作的積累。許多人都說,周大新對于雕刻形象的要求、刀法的使用,都有著不同尋常的理解。周大新說,靈動,是雕刻作品的生命,如果讓自己制作的家具具有生命力,就不能在雕刻上有所疏忽。

      周大新不止一次說,中國的古典家具,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經歷數百年而在民間能成為追捧,長盛不衰,和古典家具中蘊含豐富的文化內涵是分不開的。如何準確地表現出這種文化內涵,如何適應當代的文化需要,如何能體現出非同一般的藝術風貌,是他多年來一直孜孜以求的目標。周大新說,其實對于紅木家具中的傳統文化,無論是工藝、材料,都需要在每一個細節上精益求精,因為這代表著紅木人的“工匠精神”,也只有用“工匠精神”,才能準確地表達出其中的文化內涵,比如故宮里珍藏的那些家具,無處不體現出中國匠人那種對于工藝、審美、制作方面的最高境界。他沒有理由去忽略它,更沒有理由廢棄它。這也是他堅持純手工制作的初衷。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