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i7uta"></rp>
      <button id="i7uta"><object id="i7uta"></object></button>
    2. <dd id="i7uta"><track id="i7uta"><video id="i7uta"></video></track></dd>

    3. <th id="i7uta"><pre id="i7uta"><rt id="i7uta"></rt></pre></th>
    4. 君馨閣袁劍君:技藝傳承,當以理論為引導

      人物|李巖2017-08-03
      閱讀:160406

       

              在北京紅木圈里,袁劍君的知名度很高。他是京城最早從事明清古典家具行業的人士之一,也是唯一一個經過正式拜師,傳承木作技藝的門里人。在木作行里,老規矩最講究的就是師門、傳承,不成文的規矩,只有正式經過拜師、有過學徒經歷的人,正式出徒了,才算是門兒里人,而不是所謂的行里人。在過去,衡量門里人和行里人的一個區別,就是一把魯班尺,在攬活時,一個插在門里,一個插在門外。一看這個,大家就知道了這個木匠的出身。

        袁劍君的師傅,是曾經為故宮修復過家具的著名工匠溫德元老先生,還是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袁劍君在父親的引導下,拜師溫德元,正式開始學徒。那一年,袁劍君才十六歲。也因此,袁劍君的木工技藝,可以說是童子功。出徒后,袁劍君獨自撐天,一猛子扎進古典家具行里,從收購、售賣古舊家具開始,逐漸開始自行生產和銷售。君馨閣品牌,就是在那個時期出世。袁劍君說,他目前的事業之所以能如此順暢的發展,與他剛一入世的師承有著直接關系。如果沒有那段學徒的經歷,也不可能投身到木作行業里。

        袁劍君不僅看重師承,講究傳統工藝,更看重理論水平的提升。出徒后,為了提升自己的理論素養,從更為廣博的知識點去思考問題,袁劍君來到中國工藝美術學院,師從陳增弼。陳增弼是中國明式家具研究的著名教授,其許多觀點,以及設計思想,在古典家具行業里盛名在外。袁劍君得遇名師,不僅從中式家具的美學上對自己進行了提升,豐富了自己的審美鑒賞理論,同時還涉獵西方美學。袁劍君說任何單一的知識點,都不足以概括中國古典家具中的文化趨向。沒有理論的積累,就不可能形成自己的特點和建樹,所謂的居高聲自遠,就是說人們一定要現在一定的高度上去思考,才會對行業的將來有所貢獻。

        隨著在木作行業里浸淫得日久年深,特別是最近幾年,國內紅木家具行業內一派亂像,片面追求利潤,傳統工藝逐漸被弱化等,這使得袁劍君增添了幾分緊迫感。袁劍君覺得,老祖宗的工藝不能在他們這一代人手里被丟棄,要及時歸納和總結出來,要給行業一些正能量。過去,我國的傳統工藝在傳承上大多是口口相傳,沒有現成的文字可以借鑒,師傅怎么說徒弟就怎么做。這種落后的傳承方式,沒有將工藝的內涵及核心表達出來,更沒有從工藝文化的高度上加以總結,造成了只知其然的現象。眾所周知,沒有理論高度指引的工藝往往在傳承中會逐漸丟失其本來面目。尤其是紅木行業,在傳統工藝逐漸被遺忘的今天,從理論上進行歸納、總結、認知,顯然是大家最需要去做的,也是傳統工藝有效傳承下去康莊之路。

        目前,對于傳統工藝的理論研究尚是空白。袁劍君認為,完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從事木作行業的人們文化素養普遍較低,許多工匠技藝沒問題,但無法準確地表達出來。其次,許多理論水平很高,對古典家具文化理解很深的專家,對于具體工藝、技藝往往一知半解,操作能力差,因此在技藝表達時往往不能準確地說明技藝的具體經驗。

        恰恰是上述兩種原因,使得袁劍君計劃潛心將傳統工藝,在理論上進行深刻的探討力圖給出一個比較明確的解說。袁劍君是門里人,門里人就該做門里人的事情,這一點他責無旁貸。同時,袁劍君更傾向于從學術的高度上去認知中國家具的傳統內涵,在選材、制造、結構、雕刻、漆飾等方面的工藝門類里,建立一個可以讓人們借鑒的體系。袁劍君說,這也是他從業30余年來,對行業的一點貢獻。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