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i7uta"></rp>
      <button id="i7uta"><object id="i7uta"></object></button>
    2. <dd id="i7uta"><track id="i7uta"><video id="i7uta"></video></track></dd>

    3. <th id="i7uta"><pre id="i7uta"><rt id="i7uta"></rt></pre></th>
    4. 憶古軒劉定杰:品牌建設尋求東方文化意蘊

      人物|李巖2017-07-14

        產品是企業向前發展的核心力量。這一點,是中山憶古軒紅木家具公司誕生以來,一直堅持的企業建設的重要理念,也成為企業發展的巨大動力。而品牌建設,恰恰是憶古軒貫徹以產品為核心理念的重要佐證。對此,憶古軒董事長劉定杰一直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劉定杰說,回顧憶古軒從弱小走向強大,品牌建設,一直是企業的重中之重。而且,隨著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市場轉型所帶來的外部條件變化,品牌所賦予的文化力量就會日加彰顯。

        作為一家傳統紅木家具生產企業,給產品賦予豐富的文化內涵,從而達到文化價值上的升華,是憶古軒這家具有深厚積淀的企業的歷史責任,也是對社會的擔當。劉定杰說,作為一個企業家,不僅要有使命感,還要有傳承文化、塑造東方文化意蘊、為當代家具文化做注的企業價值和理念。而這恰恰要從企業的產品上加以表現。在此基礎上,憶古軒積極進取、穩步發展,已成為廣東地區紅木行業的領軍企業,其產品影響力和企業的號召力巨大。

        回顧歷史,劉定杰對憶古軒的品牌建設之路感觸頗深。他認為,自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起到如今,紅木家具產業經歷了幾次重要的變化。第一個階段,是改革開放后的十余年間,人們對于傳統文化的回潮達到了爆發階段,因此對明清古典家具的需求達到了高峰。第二個階段是本世紀初開始,人們的生活質量發生了明顯提高,身份、榮譽、地位成為一種普遍價值觀在各個階層中成為一種勢力,在此情況下,引發了市場需求的加速擴大。第三個階段是2008年以后到現在,產業規模膨脹速度加快,市場需求的文化因素加重,消費者群體極速向低齡化邁進,而固守明清古典家具的消費人群迅速縮小,形成企業庫存加大,市場交易銳減,從而給產業發展帶來了新課題。而憶古軒則始終堅持產品為核心的理念,堅持產品的多元化和個性化,為企業的發展走出了一條新路。

        那么,品牌建設的核心課題是什么呢?憶古軒又有哪些成經驗?劉定杰對比很低調,他認為從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新中式家具已經從小規模生產,發展到逐漸成為市場主流,特別是南方紅木家具市場,這一特征極為明顯。新中式,顧名思義就是符合當代文化特征和審需求的家具產品,它從分類上仍然屬于紅木家具范疇,從結構、用材,無不是以紅木家具為參照。但是在器型設計上,吸收了世界上最優秀的審美理論,以及傳統中華美學的精華,而有別于明清古典家具的,并為當代人所喜愛的家具產品。

        對消費群體的明確定位,是憶古軒在建設品牌文化時所堅守的一個準則。劉定杰認為,當今的紅木家具市場消費群體構成已經發生重要變化,主要特征是許多80后和90后加入了傳統文化的消費大軍,因此只有針對這個市場最大的消費群體,設計出他們內心所需要的家具就成了產品建設的主要方向。而這也是憶古軒能在市場低迷情況下,繼續保持良好勢頭的根本原因。十幾年來,憶古軒在品牌上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體系,從傳統明清古典家具、到歐式家具、后現代派家具,以及西廂房品牌、再到今年推出的世珀品牌,每一個品牌的推出,都有著憶古軒自己對于東方文化的理解和所表達的情感。

        產品是有語言的,這種語言的表達,往往是文化神韻的塑造。新中式家具雖然在器型上與傳統明清家具有著天壤之別,卻與其文脈相連,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東方文化。同時,還要注重將東方文化元素與當今社會的社會價值觀、審美價值觀緊密結合起來。就拿西廂房和世珀兩個品牌來說,西廂房更加注重紅木家具在當代家居中的實用與美觀,器型上以非對稱造型為主,兼具實用功能。然而隨著市場變化,新中式家具在特殊的市場條件下和特殊的歷史時期,更要兼顧產品的文化屬性。劉定杰認為,新中式家具,從來不會拒絕西方審美思想和理論,因為文化的融合與改造,會延續歷史特征而注入新的理念。世珀品牌就是在這個指導思想下誕生的新中式家具,它引入了西方美學的空間理念,注重家具的空間符號對于文化的詮釋,因此從誕生起,就受到了市場和年輕消費群體的追捧。

        劉定杰說,空間理念,實際上是對東方文化進行的一個多層次、多方位的立體的文化表達,是為消費者心里的器型做出杰出設計的一個范例。也因此,會具有強大的市場影響力。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