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i7uta"></rp>
      <button id="i7uta"><object id="i7uta"></object></button>
    2. <dd id="i7uta"><track id="i7uta"><video id="i7uta"></video></track></dd>

    3. <th id="i7uta"><pre id="i7uta"><rt id="i7uta"></rt></pre></th>
    4. 周大新:快樂打工,惟愿此生無終點

      人物|李巖2017-07-14

      微信圖片_20170718142709_副本_副本

        每個人都有后悔的事情,周大新最后悔的事情是建立了“周大新紅木”。用周大新自己的話說就是,自從創建了周大新紅木家具工廠后,他就成了一個“打工者”。別人打工總是暫時的,幾年或者十幾年,可周大新這個“打工者”,居然要打一輩子工。最可憐的是,不僅他自己要給“周大新紅木”打工,他的子女也要繼續打下去,恐怕要打一輩子。作為一個老板,掌柜的,自己把自己搭進去不算,還要把子女搭進去,天下有這樣的打工者嗎?有,周大新就是一個!

        見到周大新,是在2017年5月,在北京舉辦的“2017中國紅木產業轉型與改革峰會”上,作為全國紅木行業的代表,周大新參與了“匠心論壇”工匠精神的討論活動。走下臺來的周大新說,參加這次論壇給他一個最深的感受,就是在木作行業,真正的工匠精神應該是一輩子與木頭為伍的人所具有的最高境界。工巧于木,以木彰工,是人生一大享受。

        周大新有一個怪癖,就是每當人們買他制作的家具的時候,他要看人,不懂家具的一定不賣,沒有眼緣的人一定不賣,光有錢沒有審美品味的人一定不賣。他的這個怪癖在圈內很令人不解。許多人來到憑祥,來到周大新的店里,周大新總要和人家聊聊天,說說家具的制作,談一談對細節的看法。周大新把這個叫做看人。那么,他在看人的什么呢?周大新的答案很簡單,就是看這個人和他生產的家具是不是相配。如果相配,那么一切好談,如果不相配的話,哪怕是出再高的價錢,在周大新面前也是免談。高山流水,曲自知音,沒有這個前提,想做周大新的客戶,很難。這是周大新的“第一怪”。

      微信圖片_20170718150410_副本_副本周大新

        平時在工作中,周大新總把自己當做一個打工者,他認為這并不是給自己打工,而是給“周大新紅木”打工。在他心里,周大新并不是一個人的名字,更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一個他賦予了特殊意義的品牌。為工者量其身,為藝者量其心。而這個品牌,則包涵了周大新對產品境界的一種追求。即:極美、極精、極高。這三個極,是周大新對“周大新紅木”的定義。

        所謂極美,一定是周大新對審美的新認知。對于極美,周大新能做的就是不遺余力,盡一切辦法達到的一種境界。為了一款家具的器型,周大新一定會將所能見到的經典家具反復對比,從中找出最令人心動的地方加以鉆研,知其所以而逐其果,方為人上之界。極精則是指在家具的制作過程中,對于家具的結構、器型、選材、雕刻、烘干等工序及相關的細節,做到精微之處見功力,細節之上與匠心,將自己的視力和心力結合,為創作挑戰靈魂。他覺得只有能說服自己,才能說服別人。因此在每一個細節的把握上,他都要做到知其源,知其往,心中有數,技藝有倫。極高則是指,不論什么時候,他一定將自己掌握的、對自己制作家具有益的技術,融匯到自己的生產過程當中,融進所制作的家具當中。這次來北京開會,他發現某位工匠的藤編技術國內一流,立即就開始商談技術引進。他的想法是,要把最好的工藝和最好的產品奉獻給他的那些知音。而這,也成了周大新每天工作的一個重要內容。

        這就是給周大新打工的一種解釋。因為沒有終點,所以這輩子指定會這么做下去。這是一種無節制的奉獻,奉獻給周大新這個品牌。而這個品牌的內涵不僅是一種精神內容的涵蓋,更是他將其流傳下去的寫照。他有個期待,就是“周大新紅木”會成為國內紅木行業里的一家百年老店。這個字號,如果流傳下去,首先應該成為一個人們認知的文化符號,更應該成為人們心目中給予信任和尊重的對象。若如此,非窮盡一生精力所不能。

        周大新說,看來這個打工者的身份是改變不了了!他不得不繼續作為一個打工者,沒有休止地延續下去,并將這份品牌內所包涵的文化力量,作為一種激勵,讓其孩子繼承下去。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