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i7uta"></rp>
      <button id="i7uta"><object id="i7uta"></object></button>
    2. <dd id="i7uta"><track id="i7uta"><video id="i7uta"></video></track></dd>

    3. <th id="i7uta"><pre id="i7uta"><rt id="i7uta"></rt></pre></th>
    4. 古越紅木:用古典家具“雅居室”“正家風”

      品牌|2017-07-01
      關鍵字
      閱讀:5814
         
        古典家具代表著什么,傳統、典雅、高貴、不菲身價?是,又不全是。作為最典型的中式文化產品之一,古典家具是否應該有更多擔當?近日與成都古越紅木當家任萍女士聊天頗有收獲,古越紅木對“古典家具”的深刻解讀,對紅木家具打造品牌價值拓展了思路。
      圖片1
      剛柔并濟,曲直和諧,紅木家具不僅是日用品,也是中式文化人格、風骨、氣韻的象征
        
        古典家具沿襲明清經典款型、紋飾、結構、工藝,凡此種種,都是華夏文明的結晶,蘊含著深沉的精神智慧、文化內涵,中國人“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自我修養,“忠、孝、誠、信、禮、義、廉、恥”的道德觀念,都在紅木家具上形象化、生動化。能承載如此厚重的民族情懷,才是紅木家具真正貴重之處。這也是任萍愛上紅木家具并全身心投身其中的原動力。
      雅2_副本
      雅3
      充滿智慧的榫卯結構、豐富的紋樣裝飾,蘊匠心之巧,傳處世之道,正門庭家風
      雅4
      雅5_副本

       
      明式簡潔清雅,清式富麗堂皇,截然不同的美學追求,殊途同歸,將中國人和合通達的人生哲學表達得淋漓盡致
        
        從小就廣泛涉獵國學典藉的任萍,從骨子里透出濃濃的中式韻味,與她熱愛的古典紅木家具交相輝映。從普通的紅木家具消費者,到紅木家具企業的當家人,是任萍基于文化情懷的選擇,也由此確立了她告別軍人身份后新的人生價值。從創立古越紅木的第一天起,任萍就立志要以此為起點,宏揚傳統文化、再現紅木精髓——古越紅木的古典家具,不能是彰顯社會地位、滿足物欲需求的家居奢侈品,而應是一位懷揣著豐厚文化財富、帶著滿滿正能力量的摯友,與他結識、有他相伴,不僅僅“雅居室”,更可以“正家風”!
        
        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任萍的做法是——讓古典純粹起來。
        
        一款古典家具,如果在材料上弄虛作假,以次充好,不論在外形上如何經典,也無法讓謊言帶來能量;如果在榫卯結構上敷衍糊弄,無法保證家具的穩固、持久,自身不正,不可能成為修身齊家的參照;如果紋飾雕嵌,不遵循傳統,應付了事或知難而退,沒有真手藝支撐,怎么保證傳統、經典代代相傳、生生不息;如果不用天然涂料上漆打蠟,而用化學涂料,更是損人利已,將原本的怡人美器變為害人之物;如果店大欺客,嫌貧愛富,或買斷離手,售后服務偷工減料,即便家具本身夠純夠正,也會變成不通人氣、令人不快的死物……這些,都是對古典的背棄,這樣的家具并不是真正的古典家具,也是古越紅木絕對禁止的。
        
        讓古典家具的風物人性不因現代功利而變質、湮沒,而是在當代發揚光大、傳承后世,是任萍和古越紅木堅守十余年的執念和行動,其中甚至包括土漆法、螺鈿鑲嵌之類繁復無比的傳統工藝。古越紅木走得執拗辛苦,但也收獲了認可和信任,以及不俗的經營業績。
        
        面對紅木市場新常態,越來越多企業開始嘗試“新中式”紅木家具,以迎合新的市場需求。而古越紅木依然決意堅持古典,并非對“新中式”不看好,也不是不敢挑戰創新,而是任萍對純正古典家具有足夠的信心,她相信,在重拾文化自信的輿論引導下,未來的家居生活,會更加需要優秀傳統文化的熏陶,而純粹古典家具的“典雅”和“正氣”,在新常態的市場需求中,正在蘊釀新的輝煌。
        
        品牌的價值,在品質保證更在情感共鳴,紅木家具,不論是創新的,還是經典的,堅守中式的魂魄與精髓,才是品牌價值的根基所在。(趙衛平/文)
      雅6
        任萍對古典的深刻理解和全情投入,讓古越紅木的古典家具有了“溫度”

      分享:

      木作視界
      木作七千年
      木作中華手機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