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i7uta"></rp>
      <button id="i7uta"><object id="i7uta"></object></button>
    2. <dd id="i7uta"><track id="i7uta"><video id="i7uta"></video></track></dd>

    3. <th id="i7uta"><pre id="i7uta"><rt id="i7uta"></rt></pre></th>
    4. 八方觀點
      中式家具深度審美不能僅以“型藝材韻”作為唯一評價標準
      2017-07-05 15:06  點擊:251176
      來源: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網

             本文觀點:一件家具,特別是紅木家具,從型藝材韻(造型、工藝、材料、韻味)的角度去評鑒,并沒有錯,但它的評鑒不夠全面。應該說,它是評鑒標準的“一部分”,但絕不是“全部和唯一”。如果我們不能認識到這一點,把它當作了評鑒標準的全部和唯一,那我們就犯了以偏概全之錯。對此若不加以匡正,它就會是一道繩索,禁錮我們的思維,使我們停滯于膚淺,在深入和探索的門前止步,這不僅會妨礙我們對家具本身的深度認識,更會對中式家具文化的學術研究造成重大遺漏和缺失。

      內頁圖_副本
      一、“型藝材韻”不是唯一標準  
        一直以來,人們對中式家具的評價方法,基本上是“照相式”的,照相的特點是“所見即所得” ——鏡頭就是眼睛,它直接且真實地記錄下了它的“所見”,而正是這種“直接與真實”,使它的記錄局限在了材料、造型、工藝等的“眼見”層面上,顯然這是有失膚淺的。  
        膚淺并不可怕,只要我們知道膚淺,再去規避膚淺就可以了??膳碌氖且暷w淺為深刻,甚至將其奉為圭臬,那就成了問題了。社會上普遍流傳的“型藝材韻”說,就是一個例證。  
        一件家具,特別是紅木家具,從型藝材韻(造型、工藝、材料、韻味)的角度去評鑒,并沒有錯,但它的評鑒不夠全面。應該說,它是評鑒標準的“一部分”,但絕不是“全部和唯一”。如果我們不能認識到這一點,把它當作了評鑒標準的全部和唯一,那我們就犯了以偏概全之錯。對此若不加以匡正,它就會是一道繩索,禁錮我們的思維,使我們停滯于膚淺,在深入和探索的門前止步,這不僅會妨礙我們對家具本身的深度認識,更會對中式家具文化的學術研究造成重大遺漏和缺失。  
        我們可以看一下當下許多關于這類家具的出版物,尤其是擅于抄轉的自媒體,幾乎清一色的“就家具說家具”,不能不說這與“型藝材韻”之局限性“標準”的影響有關。  
        事實上,每一件家具,它都不是孤立地存在于世而不與其他事物與環境發生關聯的,有關聯就有相互的作用與影響,甚至局部或整體的生成,正是這些環境與事物所使然。所以,除了“型藝材韻”,還有更多的看點在里面。  
        舉例,一件清式寶座,從“型藝材韻”的角度,必然有許多言語可以對其進行解讀。但不能僅此而已。——顯然,它是典型的宮廷家具,而作為宮廷家具,它就一定與宮廷禮制、皇權政治和封建社會等諸因素有內在關聯。這種關聯是什么,它如何影響到了這類(或這款)家具,并在這類(或這款)家具上有所反映和體現,等等,這些都是我們更應該關注的。上面提到的“宮廷禮制、皇權政治、封建社會”等等,就是這件家具存在的當時的社會環境,或稱時代背景或大文化環境,站在我們現代人的角度,就是回看歷史。而若我們站在當時的那個時代環境中前瞻未來,那時的“未來”就是我們的現在。  
        我們的現在,又是一個不同的社會環境,在這樣一個全新的大文化環境里,又會給宮廷家具帶來哪些影響與改變呢?——“宮廷家具與現代生活”,這自然又是一個全新的命題了。所有這些,都超出了“型藝材韻”的范疇,但它卻是“型藝材韻”的根,我們看到的“型藝材韻”只不過是根的衍生品,所不同的是“生長”過程和“生長”形態的差別。所以說,單純從“型藝材韻”的角度評價家具,是片面的,甚至是舍本逐末。問題是,當下舍本逐末的多,真正追根溯源的少。
        
      二、“縱橫坐標法”掃描時空環境
        如果說追根溯源也是一種評鑒方法的話,那么可以把它稱為“縱橫坐標法”,即把評價物(家具)定位為0點,即原點,坐標縱線是歷史和未來,坐標橫線是當代環境,我們的思維和眼光就是雷達掃描光譜,以原點為軸心,像行走的表針一樣對歷史、當代和未來進行一定縱深的全方位掃描,從中搜尋與評價物有關聯的因素,我們就會發現對評價物發生影響的作用物,進而便挖掘出了評價物與作用物相互影響的本質,從而深化我們對評價物的認識,這也正是我們要探尋的家具文化。
      雷達圖_副本_副本
        三、“原點解剖法”是解剖刀和透視鏡
        顯然,縱橫坐標法深化了我們對評價物的認識,但仍然不夠,還應該增加一種方法,就是 “原點解剖法”,這個“原點”即評價物。  
        深度剖析看什么?一看力學結構是否合理,二看榫卯結構是否運用到位。還有第三看,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看細節。我們常引用一句話,說經典家具是“增一分則長,減一分則短”。話都會說,但很少有人會用。換句話說,也就是絕大多數的家具制作人,體會不到這“一分”究竟在哪里:增了,并未覺出長;減了,也并未覺出短。之所以會這樣,一定是“沒到位”所致——作品本身沒到位或審美眼光沒到位。如果二者都真正做到位,就能夠體會到“增也增不得, 減也減不得”的美妙意境了。  
        同一份圖紙,交給不同的師傅去做,結果卻大相徑庭,這是很正常的。區別在于制作者的經驗、悟性和對家具的審美理解。  
        所以,我們對中式家具的審美評價,不可缺少的是“細節”,尤其是指出它為什么增不得減不得的道理。  
        如果說,“型藝材韻”的關注點是在表面,那么“坐標掃描”和“原點解剖法”則是重在時空和內里。如此三位一體的“點、線、面”,才會產生完整的評價,也才能夠牽引出其完整的文化鏈。  
      四、《紅木與生活》引領深度審美
        現在,再來說說這本《紅木與生活》?!都t木與生活》其實是《中國紅木古典家具》的衍生品,《中國紅木古典家具》是近15年的老刊,在當時(2003年始)的那個產業年代,它粗獷而充滿生機,并一枝獨秀地引領了中國紅木產業的前行。  
        然而面對供給側改革的當下,面對未來精品贏天下的時代,更需要精細與文化性,以深度審美標準與體驗,引領中國紅木行業去除浮躁,回歸寂寞之道的本源,從而創造出真正的時代精品。  
        《紅木與生活》,就是這樣一朵應運而生的小花。
      推薦閱讀: